无头核桃仁  

【猎冬无授翻】Notebooks in the Safehouse

标题:Notebooks in the Safehouse  

作者:Bouzingo 

地址:戳这

 

 

这天Sam Wilson像往常一样来探望冬日战士,他带来了一本小笔记本和一支原子笔并把这些东西放在对方面前。冬日战士盯着那支笔,非常尽力地不去想如何用笔来杀人。

 

“这是什么,”他低声含糊着,眼睛和Sam没有任何接触。

 

“空白的笔记本,”Sam回答他。“你会在上面写下所有你喜欢的东西。你会写到满的。”

 

“如果我喜欢空白的笔记本呢,”冬日战士的话有些出人意料。

 

“那你可以有新的笔记本,当然前提是你得先写完这一本,”Sam脑子转得很快,一句话就点破了某人的逃避心理,“打错主意的机灵鬼。”

 

“那我该怎么做···”他不安起来,因为这也许是个测试,他不知道如果他失败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你得试着找出你喜欢什么,”Sam安抚道,“所以即使你现在不清楚自己的喜好也完全不要紧。”

 

他用左手握住那支笔,眼神直愣愣地盯着第一页白纸,决定写点什么。但是他的头脑里一片空白。塑料碎裂的细微声响将他从失神中拉回现实,他的金属手臂握笔握得太用力了,要知道这只手轻而易举的就可以撕下一扇车门。

 

“很抱歉弄断了你的笔,”他低声说着,小心翼翼地把碎片收拾到一旁。没有墨水喷出来,但始终是弄得一片狼藉。

 

“没关系的老兄,我这还有一大堆。”Sam一脸的无所谓,冬日战士可以感觉到他连话里都透着笑意。Sam总是带着笑容,就好像那是再容易不过的事。冬日战士有时会对着镜子练习怎样露出笑脸,所以他知道这根本不容易。

 

Sam并不是常常来看他。安全屋之所以安全是因为复仇者们不会定期来访。不过Sam第四次来的时候带了一大袋子的食物,而且是做好的还有着温度的食物。

 

“嘿,你的小本子写得怎么样了?”他问起这个,冬日战士打开放在桌子上的笔记本,里面只有原封不动的空白。“看来你确实很喜欢空白笔记本喽。”

 

冬日战士没有接话,他默默注视着Sam从袋子里取出食物。那闻起来像是香料和辣椒的味道。以前冬日战士摄取的营养大部分都是来自静脉注射或者分配剂量的白色小药片,有时候是调得和稀糖浆似的特制饮料以及为数不多的肉干,这些营养供应只是为了防止他的消化系统完全罢工。食物的口味从来不在他的操控者的考虑范围之内,而他也从来没有考虑过这方面,住进安全屋以来他一直都是吃的罐头食品。

 

“我带了印度菜,”Sam自行解说起来,“都是不怎么辣的。我知道你们这些三十年代的爱尔兰男孩儿喜欢捣鼓香料之类的。听说你不怎么吃肉,所以我是从素食店买的。你吃过菠菜芝士咖喱吗?”

 

“没有,”冬日战士应了句,他起身准备好两个盘子和两把叉子,因为看起来Sam打算和他一起用餐。“你怎么知道我不吃肉的?”

 

“Natasha告诉我的,”Sam坦承道。“是不是她不该说?”

 

“我不知道,”冬日战士拿着他的盘子坐了下来。他对Sam知道他不能吃肉的这一点充满警惕,Natasha向他保证过不能吃肉的人并不少见所以这绝对不是什么缺陷。但他因为Sam知道了这点小信息就心生戒备,那就绝对是他自己的问题了。

 

所幸的是Sam没有揪着这个话题不放转而把精力放在装碟上,他掰开一块面饼放在冬日战士的盘子里,那饼看起来裹了很多酱汁和米饭。对着这盘食物冬日战士感到有些困惑,他不知道该怎么下手;他的叉子似乎不适合吃这种东西。Sam示范用勺子就着饼吃,然后冬日战士谨慎地模仿着Sam的动作,试探地将一小口混着绿色酱料的菠菜芝士咖喱放进嘴里。

 

这道菜的口感略新奇,不过对他来说几乎所有的尝试都是新鲜古怪的。他可以接受这种不会太过强烈的口味,而且这比他做给自己吃的那些东西美味多了。

 

“你喜欢吗?”Sam笑着说。冬日战士看着手里的食物。

 

“我不知道,”他的声音十分沮丧。没有人告诉他怎样去喜欢,以及可以喜欢什么。他有限的自我认知完全无法明确和选择自己的喜好。

 

“你上一次出门时什么时候?”Sam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我不需要出去。”冬日战士只回答了短短几个字,他觉得这个理由已经足够充分了。

 

“所以你几个月来一直猫在这里压根就没出过门?要我怎么说你啊,你就不好奇这座城市嘛?对它的发展变化没有任何兴趣?你可以出去转转这样你的小本子就不愁没东西写了。”

 

“你让我记下自己的喜好清单,可这不是我能做到的事,”冬日战士最终还是把压在心底的话说了出来,他强迫自己直视Sam的脸。“我没有这个能力。”

 

“你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Sam轻声说。冬日战士点了下头,他陷入深深的无力感之中,他知道他的残缺和破碎,他知道无数种致人死命的方法,但可笑的是他不知道怎样写一个简单得连小孩子都可以完成的列表。“吃完饭你想出去走走吗?”

 

冬日战士就立刻摇头拒绝了这个提议。出去从来不在他的选择范围内。他囤的罐头食物足够他撑过这一年,如果他计划得够小心的话,他绝对会计划得非常小心。

 

Sam没有继续勉强,他从他大得有些不像话的袋子里拿了一些东西出来。Sam管这玩意儿叫男士手提包,好像他换个名词就会显得那袋子大得合乎常理似的。

 

“我带了些我最喜欢的电影来。我想你肯定没怎么花时间跟上这个时代,”Sam打着趣,“你想先从哪部电影开始?”

 

冬日战士看了看摆在他面前的影碟,不觉皱了皱眉头。他了解什么是电影,他至少在电影院看过两回电影呢(他的记忆中有个小个子金发男人,那个男人站在桥上,满脸喜悦的攥着一张电影票,嘴里兴奋地念叨着些什么“这是电影史上最伟大的一年!”)但影碟对他来说就像是另一个陌生的世界。同时这几张小小的影碟也让他意识到Sam打算在这里待上很长一段时间,通常没有人会在他这儿久留,但是他发现自己完全不介意Sam留下。

 

“你选吧,”他小声地含糊着,“我没有偏好。”

 

最后他们在冬日战士安全屋里用配备的小电视看了一部迪士尼的《幻想曲》。这部电影没有什么故事情节,就是一个长得很像人的老鼠指挥一支管弦乐队演奏,整部电影由几个音乐短片组成。冬日战士更喜欢这种简单易懂的电影,毕竟光弄清楚他自己的故事就已经够他伤脑筋的了。

 

电影的开头有点抽象,不过很快那些动画短片和交响乐完美结合在一起。他认出了那只小老鼠,他不可能不记得这小家伙,除此以外他几乎没有任何关于这只小老鼠的回忆了,但这微不足道的收获依然令他感到慰藉。

 

电影看到一半的时候冬日战士站了起来,他找出那本笔记本,在上面记下了《幻想曲》。Sam注意到了但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嘴角微微上扬。

 

那次之后Sam开始尽可能多的来看望Bucky,因为很显然后者唯一的娱乐消遣就是有人来安全屋串个门。在Sam探访的日子里,有那么几天他不确定Bucky是否意识到是他就让他进来了。那几天Bucky都蜷缩在沙发里眼神空洞地盯着墙壁,他封闭沉浸在自己的痛苦里抵触一切的靠近。在Bucky困扰艰难的那几天,Sam始终坚持和他聊天,和他一起看电影。他不想让这个一无所有的灵魂孤零零地忍受回忆的折磨。

 

随着时间的推移,笔记本上的清单慢慢地在变长。每次他来的时候Bucky都会展示给他看。感觉这像是一项任务报告,也许对他们两个都是。也许这是Bucky坚持下来的原因,因为这像个任务,而任务对他来说是熟悉的。

 

有一天Sam像以往一样爬上五楼去看Bucky,老实说Bucky的安全屋其实特别简陋,就是纽约市中心最不起眼的一栋破公寓。上楼梯的时候Sam不小心撞到了刚好正要下楼的一个人。

 

“哦真对不起,”他说着想露出个抱歉的微笑,这才发现原来被他撞到的人是Bucky。“嘿!我正打算上去找你!你要出去吗?”

 

Bucky穿了一件很大的连帽衫,大到足以遮住他的双手,眼下他把两只手都插在黑色紧身牛仔裤的口袋里,那牛仔裤一看就不是他自己买的。

 

“楼下的Nugent夫人要做曲奇饼,”Bucky的回答依然很简短,好像这就解释了一切事情。“你可以一起来。”

 

Nugent夫人是一位温柔和善的女士。她的视力不是很好,Bucky就在一旁安静地替她打下手,在她把面粉错当成糖的时候把糖递给她,并且帮她测量好所需食材的分量。她一直很热情地和他们聊着天,这些再普通不过的交流让Bucky露出了一个极浅的微笑,尽管那笑容微弱得很难察觉。

 

“对了你这次带来的小帅哥是谁啊,James?”她问道。Sam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看向Bucky,那家伙涨红了脸眼睛紧紧盯着自己的脚尖。

 

“我是Sam Wilson,太太。Bucky的朋友,”他自我介绍了一下。

 

“好的,如果你是他的朋友,你可以叫我Clarice,”她笑了笑,而Bucky全程一言不发地在边上笨拙地揉着小面团,最后他把面团全部放在一个烤盘上。

 

“你把面团都分开放好了吗,James?”

 

“是的,Nugent夫人,”Bucky回答着,“现在面团已经放进烤箱了。”

 

“干得很好小伙子,在曲奇饼烤好之前先过来坐会儿吧。”

 

Bucky听话地坐下了,Sam坐到了他的身边,他们就在那儿听着Nugent夫人絮絮叨叨地讲她以前的故事,直到半小时后曲奇饼烤好了为止。Bucky小心翼翼地从烤箱里取出曲奇饼,然后将曲奇饼平放在灶台上。

 

“我要走了,Nugent夫人。”他说。

 

“好的亲爱的。到时我会送些小饼干上去给你,就像平时那样。祝你今天玩得开心孩子。”

 

Sam犹豫了一下没有马上离开,然而Bucky则走得有些突然,眨眼门就在他身后轻轻关上了。

 

“你一定是个很好的朋友,”Nugent夫人开口了。Sam耸了耸肩。

 

“我在努力做一个好朋友,”他继续说,“他经常过来帮您吗?”

 

“噢是的,每周这个时候他都会来,”Nugent夫人笑得很和善,“我觉得他很孤独。他是不是得了重病?”

 

“重病?”

 

“我知道有一类人,”她的声音变得伤感,“他们得了不治之症,为了不拖累家人他们就找了个地方悄悄等死。我们这栋公寓里有不少这样的人。但是通常没有这么年轻的。”

 

“哦,”Sam赶紧解释,“他没有生病等死什么的。他是嗯···他正在经历一段难熬的日子。我应该上去陪陪他了。”

 

“他觉得你很迷人,你知道吗,Sam Wilson,”Nugent夫人在Sam离开前说了一句话,“他的眼睛可看得清楚着呢。”

 

Sam惊讶得说不出话来,紧接着他终于离开了Nugent夫人家,他不确定那位上了年纪的夫人刚才那句话的意思是不是Bucky在暗恋他。

 

来到楼上,Bucky正在收拾打扫他的公寓。Sam很早就知道干净的空间对Bucky来说十分重要。Bucky脱掉了他那件宽松的连帽衫,只穿了一件贴身得可以充分展现他肌肉曲线的灰色背心。Sam从来没想过一个打扫卫生的男人可以性感得要命。

 

“嗨,所以你为了找点儿事做就经常去给Nugent夫人帮忙?”Sam问他。Bucky停下擦拭窗沿的手,回应地点点头。“没想到你会走出公寓啊。”

 

“我不能出去太久,”Bucky坦承道,“有一次我试着在屋顶上待了一个小时。那感觉非常好。我很喜欢。”

 

他看起来很高兴自己把想说的话分享了出来,然后他把剩下的窗沿也清理干净了。

 

“那你都和Nugent夫人聊些什么?”Sam假装无心地问了句。Bucky再次脸红了,他害羞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过去的光辉岁月?”

 

“不,我们,”Bucky结结巴巴的,他的手指局促地不停敲着他的金属手臂。“嗯。”

 

“别紧张,我逗你玩的,”Sam安慰他,Bucky点下头,整个人如释重负一般,他没有多说什么,又继续进行他的清扫工作。

 

——

 

“你应该告诉他,”下次Natasha来看他的时候很直接地给他支了一招。她来访的次数比Sam还多,有时她带着波兰饺子来看他,有一次还带了一瓶伏特加,不过Bucky试过之后就很肯定自己不喜欢酒,不管是味道还是后劲。

 

“我不想告诉他,”James的语气比他预想的还要任性别扭一些。

 

“知道了他就不会再来了。”

 

“或者他会来得更频繁,”Natasha简明扼要地直切重点,“他对你很好。相信他也喜欢你有这么难吗?”

 

“没错,”James感慨了一声,“他对我好因为他是一个善良的人。可是总有一天他会失去兴趣的。”

 

“这听起来一点也不像Sam,”Natasha皱着秀气的眉。“所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James没有立刻回答这个问题。他吃了一口波兰饺子,抬头望向窗户之外的城市。

 

“我想让他知道,”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出了后半句。“但情侣们需要外出约会。”

 

在James的努力下,他走出了自己令人厌倦的安全区,他对这栋建筑以外的环境不再抱有畏缩抵抗的心理了。现在他可以随时自由无碍地进出这栋公寓,他甚至可以走到屋顶和花园的范围了。

 

他觉得对于那些每天穿梭于这座城市,有时会与超级英雄并肩作战的人来说,这项个人成就完全不值一提。相比之下Sam是那么的勇敢无畏,他甚至没有任何强化能力帮他抵御和减少与怪物作战时所受到的伤害。

 

“情侣们经常就待在他们的二人世界里,”Natasha指出来,而James叹了口气。

 

“我想变得更好,”他说。他没有说明他想哪方面变好,也许他想要自己身心都变得更好。Natasha读懂了他的话外音。

 

“你在暗恋他,”她带着揶揄的语气,“为爱情苦恼的小傻瓜,你应该向他表白。”

 

——

 

“我在电视上看到你了,”Sam下次来安全屋的时候James提到了这个话题。

 

这是晴朗的一天,他拉开了窗帘并且把窗户全部打开,虽然从战术上来说,这些压根不重要。过去长期被他遗忘的烤箱现在正烤着小曲奇,空气里都是香喷喷甜滋滋的味道。James暗自猜测Sam会不会发现他比平时花了更多心思来拾掇打扮自己。

 

“哈被你发现了,说真的上电视感觉挺奇怪的,”Sam吐槽着,“我猜我还是习惯执行秘密任务。”

 

“再次见到你我真的很开心,”James忽然鼓足了勇气袒露自己的心迹。Sam挑起眉看着他,顿时James只觉得后面的话全都堵在他喉咙里了。这是他喜欢在电视上看到Sam的原因之一,因为在那双美丽的眼睛的注视下他会不知所措,从远处欣赏赞美SamWilson要容易很多。

 

“我去看下曲奇饼烤得怎样了,”James慌忙找了个借口。在山长水远的房子另一边还烤着小曲奇呢,所以我必须得赶过去盯着点。对不起。你太完美了,那是他没有说出口的话。

 

他检查完他的曲奇饼,又校准了他的手臂大概有十多次,整理他的发型,等一切准备好后他打算再一次去面对Sam,结果他一转身却发现Sam已经在这儿了。

 

“曲奇饼一切正常,”James费劲地吞咽着,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话来。

 

“Bucky,有话直说,”说着Sam冲他露出了一个微笑,James的心脏一下子就跳到了嗓子眼。“什么事让你那么困扰。”

 

James试着像Sam一样轻松地微笑,Sam脸上扩大的笑容不言自明地告诉他他做得很好。所以他受到鼓励似的从口袋里掏出笔记本把它塞到Sam的手里。

 

“我喜欢你,”他轻轻地说,他盯着自己的脚好像那才是他的表白对象。“我喜欢你带我没尝过的食物给我,我喜欢你经常来看我,而且我出去的时候你不会多问。我喜欢你的勇敢但你甚至没有意识到你有多勇敢,你···你是个很好的人。”

 

“Okay,”Sam反应过来,“我懂了,信息量有点大。那你感觉怎样?”

 

“就好像我中毒了一样,”James的口吻无可奈何得快哭了,当Sam不带任何恶意的笑出声时他羞得满脸通红。

 

“这些话你憋了多长时间了?”他于心不忍地问道。

 

“大概几个月了,”James如实回答,他的眉头紧锁。“我想等我好起来再说的,但是等的时间太长了,而且我越来越喜欢你。我知道这么冒失的追求不太合理。”

 

“你们这些布鲁克林来的时间旅行者全都一样死板,”Sam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我就不让你活受罪了,听着,我也很喜欢你。所以接下来呢?”

 

“我不知道,”James还没缓过劲来。他没有预料到这次见面会走到这一步。“我本来打算给你曲奇饼的时候想清楚的。”

 

“Okay,”Sam愉快地响应他。“曲奇饼优先。”

 

-完-

 

 


2018-08-19 评论-14 热度-34 猎冬迟早饿死在这极圈T T猎鹰冬兵

评论(14)

热度(34)

©无头核桃仁 Powered by LOFTER